20041230
今天我找家慶吃飯, 他好開放讓我看見他好多內心深處的東西.
有一點擔心, 有一些顧慮, 但仔細想想他真的好開放,

對於偉業, 那是一種很踏實的感覺, 很喜歡和這個人生活在一起.
一起做些什麼都好, 什麼都很讚, 就算是一起無聊也很棒.

今天和家慶聊完後, 在板橋新埔站, 我做了一件從昨天就想做的事情,
應該說之前就很想做, 昨天開始就一直在構思, 到blake家附近去,
把他找出來, 我記得應該離縣立體育場很近, 剛騎著摩托車, 飄著小雨的夜晚,
兜到體育場, 常去吃的麵攤附近, 發現離他家是很近的, 但卻找不到78號的門牌.
很晚了, 我決定回家.

我對於我自己的心想做的事情是有著一些訝異的,
這件事情是我想做的, 很早以前就想做的, 我體驗到, 如果我想做,
那麼我就去做, 不是現在就太遲, 我永遠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情.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一天就不喜歡blake了?! 我現在對blake的感覺已經很淡了,
我現在已經沒有喜歡的感覺了?! 所以我現在做的事情是一種確認?!
我想知道我對他的感覺?! blake鳥人的部分永遠會是鳥人, 我喜歡身為鳥人的他嗎?


我把自己的感覺壓抑下去了, 現我分不清對於blake我是否有喜歡?
是因為壓抑? 還是因為真的淡了?
創作者介紹

惠香薊

apan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