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雅》是法國時尚界泰斗徳阿裏奧夫人,為希望永遠出色得體的女人們寫的一本書,從日常的服飾到小小的飾品,都提出了細緻絕妙的建議,成為時尚女性的必讀。

    色彩永遠是優雅的一部分

    無庸置疑,色彩永遠是優雅的一部分。不過,色彩與其他任何東西都不同:沒有什麼色彩是永遠流行的。一種色彩或色彩組合,也許今天讓我們無法接受,但明天就會讓我們心醉神迷。

    所有輕淡的色彩都可以很好看地搭配在一起,不過只適合於盛夏時節,或者是晚間的華麗套裝。而色彩輕淡的配飾與都市套裝搭配在一起,則往往顯得平淡乏味。

    對於個人來說,某些顏色與其他顏色相比,在一定程度上會與膚色和頭髮的顏色更相配。值得指出的是:大多數女士從小就有先入為主的觀點,覺得自己什麼顏色可以穿,什麼顏色不可以穿;這樣,她們有時就會與許多非常適合自己的色彩失之交臂,而原因僅僅是不想去試一試。

    當你的皮膚被太陽曬得很黑時,最好不要穿黑色和藏青色,而褐色通常會和你非常相 配。一般而言,如果穿鮮艷的顏色,則要求膚色較好,而輕淡優美的顏色則對膚色沒有那麼挑剔。上了年紀的女士穿上白色、天藍色、粉紅色、淺灰色和米色的衣服 要漂亮得多,而穿黑色或褐色的衣服則達不到這樣的效果。紅色幾乎在任何時候都是適宜的,而且還能使人心情愉快。天藍色也同樣如此,它適合各種膚色、各種頭 髮顏色,還適合所有年齡段的女士。

    如果是在陽光下,而不是在城市灰色的背景下,那麼你可以讓自己衣服的色彩更富 有生氣,但是不要穿紫色,因為紫色在明亮的陽光下效果並不好。實際上,在城市裏(尤其對職業女性來說),白天穿的衣服只有用中性的色彩才會真正顯得漂亮雅 致,甚至在盛夏也不例外。不過,外套和套裝如果用顏色鮮艷的羊毛製成,則會更加迷人。

    如果一些衣服要在白天穿,那麼你在搭配它們的顏色時,一定要在真正的日光下細 心審視。而只有在晚上穿的衣服,你則應當在燈光下挑選它們的顏色。你還要根據自己頭髮的顏色和要使用的化粧品來挑選衣服——這也是不可忽視的。在你嘗試一 種全新的色彩之前,你應該確信它與你已有的服裝能夠搭配起來——即便它只是一對新的耳飾。

    總之,一個優雅的女人應該敢於不時嘗試自己尚不習慣的色彩,但是她在做出選擇時,應該具有開闊的眼界和開放的心靈。

    優雅是年齡的特權

    法國有句格言:“優雅是年齡的特權”。一個女人直到生命終結的時候都可以是優雅的。

    年輕女孩如果有一些服飾上的怪癖,人們是可以寬容的。優雅總是在犯了無數錯誤之後才會獲得,而我們日後也會認識到這些錯誤。

    對年紀稍大的女士來說——更準確點,對顯得年紀稍大的女士來說,有些服飾是絕對不 適合的,包括過於鮮艷的色彩和標新立異的樣式——比如太短的裙子。對於不那麼年輕的女士來說,衣著上最忠實的朋友是以下這些:各種輕淡優美的色彩。各種飾 帶、輕柔的縐紗,以及純毛製品。決不要穿無吊帶的衣服。長絲巾、披肩,以及長圍巾。夏天穿涼快的短袖衣服,但不要露出胳膊的上半部分。

    女人上了一定的年紀後,就更適合穿淺色的衣服,頭髮也是同樣的道理。純白的頭髮總是很可愛的,不要在純白色頭髮中又染幾縷扎眼的藍色或是紫色。

    化粧宜淡一點,但也不要一點都不化粧,因為不化粧會使你顯得老氣,而且不修邊幅。

    對於那些年紀更大了的女士,我們也要表示尊敬。決不要以為一位優雅的女人到了七十歲之後就會不在乎自己的衣著!有一些簡單辦法可以讓你保持優雅的風度:

    ·不要放棄穿高跟鞋,只是要挑選更低一些、更結實一些的高跟鞋。

    ·如果你有靜脈曲張,則要穿緊身尼龍襪,而且是中性的顏色。這種襪子看上去很薄,但實際上是完全不透明的。

    ·選擇那些穿和脫都很方便的衣服,比如前襟有一排紐扣的,或是背部有加長拉鏈的。因為你的身體可能不像以前那樣柔軟靈活,所以不要強迫自己拼命穿那些要從頭上套下去的衣服。其實,任何一件衣服都可以做得輕鬆穿上身。

    ·因為你要花更多的時間坐著,所以你的裙子下襬要稍微向外展開,這樣你坐著時才顯得端莊。而且你要把塔夫綢或絲綢的裙子打出褶子,以防止它松垂下來。最重要的是,不要穿窄窄的緊身裙,如果你穿上這種裙子,那麼只要你一坐下來,它就會滑到你的膝蓋以上。

    ·由於你的連衣裙、外衣和套裝日益變得簡單,所以你要對配飾花越來越多的心思。一位老年女士理想的服裝應該是這樣的:只有很少幾件設計精良、質地上乘的衣服,但是有各種各樣非常優雅的配飾。

    ·只披最漂亮的淺色馬海毛披肩,只穿你買得起的色彩輕淡的羊絨衫,只戴最柔軟、最大方的小毛皮圍脖,而且只穿最優雅的淺色羊毛晨衣和便服。

    我們將老年直接喻為“生命的秋天”,它如同舒緩的樂章,它的主題是謙和,是高尚的品位。上了年紀的女人應該具有更長遠的眼光,靜觀變化的時尚潮流,但堅持最適合自己的東西。

    不要和女友同買衣

    這是一條有益的準則。她常常在不經意間成為你的對手,會不自覺地毀掉最適合你的東西。就算她惟一的願望就是讓你成為最美麗的女人,我還是要堅持我的觀點:你應該單獨購物,而且只找專家徵詢意見,他們至少不會感情用事。

    再說,就算你的女伴心底無私,她也很難和你有同樣的身材,同樣的生活方式,同樣的 社會地位,以及同樣的品位。所以,她看待事物的方式會和你有很大不同,她只會根據自己的品位、自己的錢包和自己的需要來看待事物。不管你為自己挑選什麼東 西,她都會從自己的角度出發,覺得這件東西不適合她——或者相反,覺得這件東西不適合你,而更適合她——然後她會發出一番評論,動搖你本來就不堅定的自 信。這樣,你自己也不再確信:你是否喜歡正要買的那套衣服;你猶豫再三,決定不買它——然而,你實際上真的需要它!我尤其害怕下面這三种女伴:

    1、什麼都想和你一模一樣的女伴。她會和你喜歡上同一件衣服,而且和你一樣,是第一眼就看上的。

    2、錢包比你緊張的女伴。她不可能買和你一樣的服裝(實際上,她做夢也想買和你一 樣的服裝)。也許你認為:對她來說,陪你購物其實是一件樂事。但就我個人看來,我將這種做法稱為心理上的殘忍。再說,這种女伴對你是根本沒有用處的,因為 她總是贊同你挑選的任何東西。即使這些東西並不很適合你,她也會贊同——甚至會贊同得更熱烈。

    3、最後,是精於穿戴,而你又想從她那裏聽取建議的女伴。她可能會感到高興 ——因為你把她當作一位時尚專家,於是她盡力在服裝方面幫助你。她也可能會(實際上,她幾乎肯定會)對你毫無幫助:這個被寵壞了的、自信十足的女伴會吸引 售貨小姐的全部注意力,而售貨小姐也會很靈敏地發現她是一位好顧客。最後的結果是人們都在忙著尋思你的女伴穿什麼最好看,而不是你穿什麼最好看——你被大 家忘記了。

    我的結論是:自己去購物。至於你最好的女伴,只是在第二天打個電話和她約會就行了。

    精心用首飾

    在你一身的穿戴中,首飾是獨一無二的,它們只有一個作用——讓你更優雅。不過,有一件事是確定無疑的:一個優雅的女人,即使她像我一樣喜愛首飾,也決不應過分沉迷於此,以至於弄得自己渾身上下都挂著裝飾物,活像一棵聖誕樹。

    白天時,你最多一隻手戴一個戒指(戴在無名指或小指上,決不要戴在其他手指上,如 果手上已經戴了結婚戒指或訂婚戒指,那只手就不要再戴別的了),可以戴上腕錶、珍珠手鍊(或其他珠子的手鍊)。如果你的服裝十分樸素,沒有什麼裝飾,那麼 可以戴上胸針或飾針。飾針可以別在外套或套裝的領子上、肩上。不過,如果你戴了項鍊,那麼只能戴在上衣裏面,僅從領口處可見,而不能戴在上衣外面。

    厚重的手鐲——配上漂亮小玩意以及比較珍貴的寶石裝飾——看上去會非常有趣,非常別致,不過戴上這樣的手鐲,所有其他的首飾就都不能戴了。

    一般而言,純金的首飾在晚上顯得不是很優雅,如果你已經佩戴了白金鑲寶石的首飾,那就不要同時佩戴黃金首飾。

    大多數首飾每過二十年左右就會過時,只有單粒的寶石戒指和珍珠例外。所以,如果你 獲得這些首飾的時間已經很長了,那麼有必要把最早的那些重新鑲制一下。另一方面,如果你有幸繼承了你曾祖母收藏的首飾,那麼這些首飾就像古董傢具一樣,非 常別致,非常珍貴。你不必改變這些首飾的樣式,可以非常快樂、非常優雅地戴著它們。

    除了單粒寶石和珍珠串之外,寶石的美麗程度並不能以它的價格和大小來衡量。以單調的方式將大堆鑽石綴在一起只不過是向人炫耀財富,與之相比,以優美、充滿創意的方式來鑲嵌一顆寶石要高雅得多。

    有些寶石的組合非常時尚,在我看來,最別致的組合是白色和黃色的鑽石,藍寶石和祖母綠,綠松石和鑽石。珊瑚也是絕妙的東西,它可以與許多其他珍貴的寶石漂亮地組合在一起,比如珍珠,白玉,綠松石,甚至鑽石,不過這種組合的樣式就沒有那麼考究。

    一串用養殖珍珠或仿製珍珠做成的項鍊,無論多漂亮也只應該被當作“仿製”珠寶。不 過,要是仿製的珠寶顯露自然本色,則也不必自慚形穢。它們往往也非常迷人,非常別致,而且也能使一套衣服變得更加優雅。每個季度,時裝設計師們都會介紹一 些服裝首飾。有些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也喜歡購買並佩戴這些“假”寶石。

    當然,這種仿製的珠寶需要你精心挑選,而且要記住一條基本原則:你所戴的主要 首飾中,一次只應有一件仿製珠寶。這種飾物的優點在於:它們的使用時間很短。你可以為了搭配特定的服裝而專門去選購,而你帶著它們旅行時也不會提心吊膽, 而且它們甚至可以讓你看起來具有新的魅力,或者具有異國情調。不過,它們只適合那些溫柔細緻的女士,而那些有些男子氣的、大大咧咧的女士很少具有戴這種首 飾的必要天賦。

    只有一種首飾對每個人都適合,配上每套衣服都好看,在幾乎每個場合都得體,也是每個女人的衣櫥中不可缺少的:珍珠項鍊——不論是真的還是仿製的。

    摘自《優雅》熱納維耶芙安東麗·德阿裏奧著 曾淼譯 當代世界出版社2005年版

創作者介紹

惠香薊

apan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