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年, 每次每次回家, 從巷口轉進來第一個見到的景象, 在告訴我: 歡迎回家!



這 是伯父伯母家側面照, 旁邊細細長長一條柏油路, 整個家族的人走了上百年的道路, 早些年該是石子路, 是泥土路. 這也是在我孩童時期, 父母認可的安全範圍, 不要跑到大馬路上了呀! 在短短一條不超過五百公尺的道路, 就是小時候的天堂, 屋裡, 屋外, 道路上, 田園中, 河裡, 或爬上, 或爬下, 或走路, 或跑步, 或騎著腳踏車, 幾個小孩兒總有辦法變出新的玩意兒, 渡過一個一個閒適的午後.




五十年老房子, 盛載了三代人的生活, 總算是鞠躬盡瘁, 昔日各宗親齊聚一堂的神明廳, 如今被自家人拆得只剩下樑柱跟屋頂, 每逢節慶香火鼎盛的繽紛不再, 人去樓空.






再從廣場回看大廳全貌, 確實是拆了的, 一切即將歸於零, 不久的將來, 眼前的一切定將歸於塵土, 王家子孫各自另起爐灶, 再次出發, 尋找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空.







住家附近的油菜花田, 每年到了這個時節, 一片片金黃色油菜花在風中搖曳的景象, 是大多數農家子弟的記憶吧. 何其有幸, 我還能看見這一片土地上的搖曳. 遠方的房舍和高大的鳳凰花樹, 一直是記憶裡遊玩中的背景.




家門口長在樹上的紫色花朵, 人一定是要往前看, 往上看的!有誰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花嗎?




這算是一篇短短的紀念文, 獻給我二十六年的老家. 獻給每一個從這兒走出去的親人們.

apan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