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怎麼我發現自己對於聽到結果是很恐懼的, 在Blake身上我看到, 當我每次似乎快要聽到答案的時候, 是一個機會去澄清的時候, 我就裝做不知道, 然後那個對話又跳過去了.
我害怕結果不是我所要的那樣, 我怕知道我不是被愛的, 我害怕也許會因此否定自己, 或者拿這個結果去否定對方. 只是愛或不愛, 並不是我愛或不愛對方的前提. 即使對方不愛我, 我還是可以是很愛對方的.

apan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