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想一二 文/張忠謀

朋友買來紙筆硯台,請我題幾個字讓它掛在新居客廳補壁。

這使我感到有些為難,因為我自知字寫的不好看,

何況已經有很多年沒寫書法了。

朋友說:「怕什麼?褂你的字我感到很光榮,我都不怕了,你怕什麼?」

我便在朋友面前,展紙;磨墨,寫了四個字「常想一二」。

朋友說:「這是什麼意思?」

我說:「意思是說我字寫的不好,你看到這幅字,請多多包含,

多想一、二件我的好處,就原諒我了。」

看到我玩笑的態度,朋友說:「講正經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俗語說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

我們生命裡面不如意的事占了決大部份,

因此,活著本身是痛苦的。

但扣除八九成的不如意,

至少還有一、二成是如意的、快樂的、欣慰的事情,

我們如果要過快樂人生,就要常想那一、二成好事,

這樣就會感到慶幸、懂的珍惜,不致被八九成的不如意所打倒了。」

朋友聽了,非常歡喜,抱著「常想一二」回家了。

幾個月之後,他來探視我,又來向我求字,

說是:「每天在辦公室勞累受氣,

一回家之後看見那幅『常想一二』就很開心,

但是牆壁太大,字顯得太小,你再寫幾個字吧!」

對於好朋友,我一向有求必應,

於是為「常想一二」寫了下聯「不思八九」,

上面又寫了「如意的橫批,中間隨手畫一幅寫意的瓶花。」

沒想到過幾個月,我再婚的消息披露報端,

引起許多離奇的傳說與流言的困擾,

朋友有一天打電話來,說他正坐在客廳我寫的字前面,

他說:「想不出什麼話來安慰你,

唸你自己寫的字給你聽:常想一二,不思八九,事事如意。」

接到朋友的電話使我很感動,

我常覺得在別人的喜慶錦上添花容易,

在別人的困難裡雪中送炭卻很困難,

那種比例,大約也是八九與一二之比。

不能雪中送炭的不是真朋友,當然更甭說那些落井下石的人了。

不過,一個人到了四十歲後,

在生活中大概都鍛鍊出寵辱不驚的本事,

也不會在乎錦上添花雪中送炭或落井下石了。

那是因為我們已經歷過生命的痛苦與挫折,也經驗了許多,

情感的相逢與離散,

慢慢的尋索出生命中積極的、快樂的、正向的觀想,

這種觀想,正是「常想一二」的觀想。

常想一二的觀想,乃在重重烏雲中尋覓一絲黎明的曙光,

乃是在滾滾紅塵中開啟一些寧靜的消息,乃是在瀕臨窒息時,

有一次深長的呼吸。

生命已經夠苦了,如果我們把幾十年的不如意事總和起來,

一定會使我們舉步惟艱。

生活與感情陷入苦境,

有時是無可奈何的,

但是如果連思想和心情都陷入苦境,

那就是自討苦吃、苦上加苦了。

在波濤洶湧的海上航行,我早已學會面對苦境的方法。

我總是想:從前萬般的折磨我都能苦中做樂,

眼下的些許苦難自然能逆來順受了。

我從小喜歡閱讀大人物的傳記和回憶錄,

慢慢歸納出一個公式:

凡是大人物都是受苦受難的,

他們的生命幾乎就是「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的真實證言,

但他們在面對苦難時也都能保持正向的思考,

能「常想一二」,最後他們超越苦難,

苦難便化成生命中最肥沃的養料,

是為了他們開啟恩典所準備的。

使我深受感動的不是他們的苦難,因為苦難到處都有,

使我感動的是,他們面對苦難時的堅持、樂觀、與勇氣。

原來如意或不如意,並不是決定人生的際遇,

而是取決於思想的瞬間。

原來,決定生命品質的不是八九,而是一二。

創作者介紹

惠香薊

apan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