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表哥家的喵喵離開的日子, 這一個多月他從右半側肢體障礙, 到發現胰臟功能異常, 到他離開. 中間病情有緩和復原的跡象, 怎麼也沒想過今天會是他跟我們的最後一日. 

中午臨時接到表哥的電話, 連打兩通一定是有要事. 說下午只有他一人在家, 請我去他家一起顧喵喵. 聽起來情況有些不妙, 猜想喵的狀況又不穩定了. 一口答應, 整理自己, 吃過午飯後, 坐上捷運往北投. 在北投捷運站轉218到中和街, 二表哥來接我說: 阿喵狀況不好昨晚差點走, 現在醫生在樓上. 聽到這個我愣了一下, 阿喵差點走, 恩...

一進屋子, 看到兩個醫生在阿喵旁邊, 地上舖了好多棉被(後來猜想和從表哥言語中得知應是陪著阿喵不知道睡了幾晚), 阿喵頭枕著一件衣服, 雙眼突出, 呼吸急促, 天阿! 當下覺得自己進到急診室. 中間這段我寫不下去了, 總之在醫生的努力之下, 阿喵在大家面前嚥下最後一口氣. 不希望大家在麻煩了的走了! 大表哥二表哥當場眼淚飆出來, 一直不肯相信阿喵走了, 醫生確認阿喵的狀態, 告知心跳停止了. 說應該不需要急救了吧! 大表哥瞬間台起頭, 收起眼淚問: 還可以急救嗎? 醫生建議不要急救對他比較好, 還是做了心肺復甦. 沒有用. 阿喵走了. 大家強忍難過, 去醫院拿寵物墓園的資料, 幫阿喵淨身, 陪伴.

我一直陪著大表哥, 聽他述說阿喵的種種, 責備阿喵不守信用的離去. 

大家是把它當成家人看待.

阿喵失去生命軟啪啪的身軀, 過了兩個小時後硬化的身軀, 又過了兩個小時只剩下一身白骨的進入骨灰罈.

我竟然是這樣陪他走最後一程. 阿喵有等我最後一面阿, 他今天早上就要離開的, 卻是在我到達一個多小時後才離開了. 

搬去北投之後, 我跟阿喵的感情變差了. 因為他老愛咬我我怕了. 雖然也曾在我到家裡, 他一骨腦兒地跳到我懷裡, 大表哥吃醋, 阿喵用力表示不滿. 他是記得我的. 他是愛我的, 屢次示好, 可是我怕.

在錦州街的時候, 一個過年前的陪伴, 在年後我回到錦州街, 姨說喵把我的枕頭巾咬了, 怪我離去. 果真是這樣嗎? 不用言說, 在我年後回去, 他見到我第一件事情, 就是坐在我的腳掌上, 不讓我移動或離去的動作, 就說明了一切.

阿喵的愛, 我對阿喵的愛沒有辦法像他們依樣眼淚撲簌簌地流, 在我試圖安慰, 眼淚開始掉.

這七年阿喵給我們太多, 大表哥說如果沒有阿喵他和我們這些兄弟姊妹不會有這樣的感情, 他和二表哥早就...

好亂, 阿喵給了我們太多. 他的離開又給了我們蛇麼?

apan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