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騎摩托車去中央圖書館還書, 因為圖書館在四號公園裡面, 每到假日停車格一位難求. 找了一會兒, 看到有一個阿公帶兩個孫子, 仔細一看正準備簽摩托車離開, 因為發現的比較晚, 趕快靠邊, 就停在阿公停的位置的左邊, 也就是往前一點的地方. 阿公帶了兩個調皮的孫子, 一面戴安全帽一面玩耍, 準備好久. 我時不時把頭轉回去看他們好了沒? 就在阿公的孫子準備要上車的時候, 有一個穿西裝的男生, 騎著摩托車順勢趁著一點縫隙, 摩托車就滑了進去停車格. 我看的傻眼, 當場直呼: 先生!不好意思ㄟ!

他看了我一眼, 把摩托車又滑了出來, 不發一語地騎著摩托車又離開了. 我一肚子悶, 天阿! 怎麼會有這種人, 難道都不會看一下嗎? 是沒有注意到前面有人在等這個位置嗎? 算了, 至少他走了! 我又轉頭看看那兩個孫子到底上車了沒?

緊接著, 看到另一位男生以同樣的態勢準備要停進去同一個停車格裡, 我快發瘋了, 大叫: 先生! 不好意思!

這 個男生也看了我一眼, 這次看的比較久. 大概是因為我喊他喊的比較大聲, 所以多瞥了我0.5秒, 然後又把摩托車退出來騎走了. 當場我看他進去停車格的樣子, 好想衝過去賞他一巴掌喔! (天阿, 有暴力傾向) 可是我知道自己這麼生氣, 是因為在間隔不到30秒的時間, 遇到兩個白木男生, 完全不管其他人, 看到有停車格就想擠進去. 這麼生氣不完全是因為他, 而是因為他跟他, 又一前一後做了同樣一件很自私的事情.  好生氣好生氣喔! 可是卻不能做什麼? 那個阿公可能也有點不好意思, 一直催促孫子趕快上車人家要停車, 我也很緊張的把車子快點停進去, 也顧不得後面還有一段距離的汽車是不是會檔到.

停好車子, 腦袋瓜子卻還一直在想著這件事情, 對阿公也有些抱歉, 我並沒有要急著趕她們離開, 我只是想要等她們離開. 在公園裡面完全沒辦法盡情放鬆地散個步, 興致全無. 討厭自己這麼放不下, 把自己的心情弄糟.

可是, 除了這麼生氣之外, 我還能做些什麼?

我 沒辦法阻止白木跟我活在同一個地球, 我只能防止白木對我做出白木事. 所以, 以後在等停車格我決定一定要在停車格的右邊等待, 才能避免白木突然衝過來瞬間滑近停車格裡. 如果白木決定更白木還是要擠進停車格, 那我可以很快地衝過去給白木一個巴掌. 這是有建設性的想法, 以後我都要這樣子做!
創作者介紹

惠香薊

apan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